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贫困山区“90后”放羊女“逆袭”成为老师的老师

2020-09-23 16:36:03  来源: 新华网

  刘月一家人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新华社贵阳9月23日电 刘月小时候在贫瘠的乌蒙山上放羊时,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获得师范硕士学位,成为老师的老师。

  她出生在贵州省赫章县古达乡联营村,这是一个深度贫困村。贵州曾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农村人均收入不到东部发达省份的四分之一。

  刘月家里靠养羊和种玉米、土豆维生。大山海拔2000多米,用水不方便,背水来回要走1个多小时。父亲身体不好,都是妈妈和刘月背。

  她家原有3个孩子。1998年发大水,哥哥、姐姐不幸从简易钢筒桥上掉下溺亡。

  父母希望唯一的女儿今后能有出息。刘月说:“我父亲不识字,他说,没文化如同眼睛瞎。养儿不读书,就像养头猪。家里再苦,也让我读书。”

  有一次,家里把3头羊卖了给父亲治病,父亲把3头羊追了回来,说留给孩子读书交学费。

  上小学时,刘月5点多起床,走1个多小时山路到学校,晚上回家还要放羊。5岁多她便会帮妈妈做家务了。

  她经常一边放羊,一边做作业。羊吃草时,她把书本放石头上看。“老师给我一支钢笔,一只大羊把它踩坏了,我难过好久。”她说。她还经常一边放羊一边采草药,等到赶集时拿到集市上卖。

  最多时她放过50几只羊,山越陡,羊越喜欢爬。“但羊很听话。我在瓶子里放盐和玉米,摇一摇,它们就过来了。我把盐和玉米洒在草上,它们就吃。我模仿树叶的声音,它们听了也会过来。我还唱山歌给羊听。”

  刘月记得,她上小学时,一头大公羊能卖100元。有的羊生病了,就卖不掉。

  她说:“最难时是小学一二年级。当时父亲得怪病,全身肿胀,卧床不起,一病3年。我跟妈妈大雪天去背粪、砍柴和放羊。有一天雪下得很大,妈妈用岩石搭棚挡雪,岩石掉下来,把妈妈的脚砸了一个洞,到现在还经常会痛。”

  “我就想着学习要好。初中时,考不到第一名,就罚自己不吃饭。高中时我成了特优生。读书多亏政府帮助,有奖学金、助学金。”她说。

  刘月初中住校,不怎么放羊了,只在周末回来放。高中时家里不再养羊,因为妈妈的身体也不好了。家里就种玉米和土豆,勉强能吃饱。刘月在学校为省钱,常吃泡面,从那以后吃出胃病,到现在还经常犯。

  她高考时很紧张,手都发抖,但最终文化分也考过了本科线。本可以选择文化专业的她,只因从小对音乐执着和热爱,填报了黔南民族师范学院音乐系,选择了音乐专业。

  她说:“我放羊时,常唱山歌,什么歌都唱。音乐是我的梦想。”

  刘月在家中打理绿植。新华社记者 刘续摄

  2017年,大学快毕业,她最初没敢想考研究生,是老师说她品学兼优,又认真努力,鼓励她考。学校办的考研辅导班没收她钱。

  初试后,刘月回到山中的家。元宵节那天,父亲在火炉旁烤火,忽然烟斗从手中掉下,整个人僵在那里,口吐白沫,没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

  刘月找老乡帮忙把父亲抬到山下路边叫了救护车,很多老乡见父亲当时的样子,都觉得救不活了,让她别送医院折腾了,赶紧准备后事,可她不信,坚持将父亲送往毕节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脑梗的父亲奇迹般活了过来。

  刘月说:“父母是我的一切。”她还清晰记得那时,第一天刚交医药费,第二天又要让交了。学校老师对她说,孩子,没事,没钱跟我们说。可她从不主动欠人情,因为知道人情最难还,也理解每个人活着的不易,所以她宁愿自己贷款也不向亲戚朋友借钱。

  她考研初试是第四名,却因为家贫,父亲又生病,想放弃复试。她大学的一位老师说:“等你复试完没事就来我这里给学生上课,先工作起来吧,工资我预付。”并马上给她的卡里打了1万元。

  最终刘月考上了云南艺术学院,继续学音乐。就在她刚完成复试回到家的第二天,父亲又病倒了,她又找乡亲帮忙,把父亲背下山,找车把父亲送去赫章县人民医院,在这里治疗了四五天不见好转。医院告诉她,父亲得的是肺癌,她又独自一人找车把父亲送往贵阳的肿瘤医院救治,医院诊断为结核性胸膜炎、病毒性脑膜炎、继发性癫痫、脑梗等并发症。经过两个月左右治疗,父亲好转出院了。就这样,她再一次在医院度过了她的假期,父亲出院了,她的研究生生活也开始了。

  研究生在校期间,为养活自己和补贴家用,她长期去少儿艺术培训学校和高考艺术培训学校担任兼职教师,主要教声乐、钢琴和乐理。

  自刘月的哥哥、姐姐落水身亡后,政府给刘月办了独生子女证。她高中时,因为品学兼优,还被选为当地独生子女优秀学生代表。她考上本科时,政府发了5000元奖金;考上研究生,又发了1万元奖金。她读大学时,申请了贫困生生源地助学贷款,本科一年6000元,研究生一年12000元。

  刘月一家人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 刘续摄

  近年,脱贫攻坚战中,政府为贫困人口建了易地搬迁安置点。2018年,刘月一家3口从大山里搬出来,免费住进6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楼房,政府还配备了电视机、洗衣机、厨具、沙发和桌椅等。

  今年她研究生毕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黔南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做了一名音乐老师。

  她说:“我是从苦难中走出来的,有国家政府的资助,有父母的培养,有恩师贵人的鼓励和帮助,才有我的今天。我要回报社会。这个移民小区有什么事,我都来帮忙。”

  赫章县金银山街道办事处主任文兵说,刘月是个好孩子,她假期回来,做了许多工作,包括疫情防控和给社区贫困学生上课、教音乐等。

  文兵说,移民社区是一个大家庭,对于无行动能力、不能就业的人,政府提供低保。得慢性病的,有医保保底,还有家庭医生签约上门看病。对于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干部还常态化走访。

  刘月说:“父母住在这里,我很放心。我未来的梦想,是教好学生。学无止境,我还要争取读博士,学海无涯,学更多才能更好回报国家、社会和家庭。”(记者王新明、李凡、华洪立、韩松)

[责任编辑: 刘菲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3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