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我的扶贫故事丨石阡县发改局游龙: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2020-12-22 16:20:44  来源: 石阡县委宣传部

    我叫游龙,是石阡县发改局的一名干部,2016年3月,因脱贫攻坚工作需要,我被选派到五德镇桃子园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游龙晚上在办公室加班

    桃子园村,听起来似乎是一片美好静谧的桃花源地,但实际并非如此,早在进村之前我就对桃子园做了一些功课。

    桃子园村位于五德镇西南部,属一类贫困村。村里山高坡陡,人多地少,没有任何产业。为求养家,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留下老人和孩子,生活条件极其艰苦。

    我心想,自己本是贫苦人家长大的孩子,见多了贫困,吃够了苦,村里人再困难也困难不到哪里去。

游龙入户走访群众

    然而,进村不久后,我的帮扶户王合昌就打破了我之前的想法。

    第一次去他家入户走访时,一个7平米左右的小土坯房在周边木房、砖房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突出。

    走进屋里,房屋四面漏风,屋子里阴暗狭窄。当时正下着雨,雨水透过屋顶的窟窿滴落到屋子里,由于长时间漏雨,房间里的地上全是一个个小水坑。

    一家五口人挤在一处稍微干一点的地方,王合昌正用一口大盆顶在他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头上,为家人遮风挡雨。

    我正准备走近一点,跟我一道的村干部立马拉住我,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老婆是个瞎子,脾气暴躁得很,不要靠得太近!”

    话还没有说完,那个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的女人果然不停地挥舞着手臂,生怕我们靠近一样,显得焦躁不安。

    我慢慢退了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心想:这一家人的日子是咋个过的呀!

    当时,我心里就一个想法,一定要让这一家子有个像样的房子可以居住。回去后,我马上到村委会、到镇上急迫地为他们争取危房改造资金,不够的,再用自己的积蓄添补。

    危房改造资金争取下来了,我立马联系施工方进场,每天在村委会和王昌合家之间来回穿梭,与施工人员同吃同干,只想着尽快让这一家人有一处舒适的落脚点。

    这期间,王合昌一家对我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信任我,遇到什么事拿不定主意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就连他双目失明的老婆也对我不再抵触,每次听到我的声音就会安静下来。

王合昌家的两层楼新家

    终于,经过一个月的昼夜赶工,一栋漂亮的两层楼新房呈现在眼前,王合昌激动得说不出话,眼里噙着泪水,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着:“谢谢!谢谢!”

    自那以后,我每次经过王合昌家,他老婆就摸索着跑出来,亲切地喊我:“游书记,你来了!”说着便拉我坐下,给我倒水。

    “游书记,我老婆是个瞎子,但是她也晓得哪个对她好,现在光是听脚步声就晓得是你来了。”王合昌笑着说。听到这些真诚的话语,我眼里含着幸福的泪水。

    2018年,我因患肝囊肿,需要立即做手术,手术后需要引流一段时间,医生建议卧床休息。但是,对我来说,躺在病床上的日子实在是难熬。

    王兴国户的房屋前段时间因暴雨垮塌的泥土有没有清理?杨剑家种的茶叶有没有找到销路?杨昌义长期身体不适有没有去医院确诊?80多岁高龄老人王德贵户的“三改”材料搬到院坝里没有……一件件事情总是让我坐卧难安。

    通过多次向医生申请,多番做家人工作,我终于又回到了我热爱的桃子园。不少群众得知我的事情后,提着水果、鸡蛋来看我,我一一拒绝了。获得了群众的认可,我眼里时常含着满足的泪水。

游龙组织开展群众会

    但在夜深人静时,我也会扪心自问:这些年自己到底亏欠了家庭多少?

    刚驻村的时候,我儿子刚读幼儿园,现在他都已经上小学了。这几年里,我几乎没有接送过他,老人生病,也无法在床前伺候。

    对妻子的愧疚可以说是最深的。这几年,妻子不仅要照顾年幼的儿子,还要侍候生病的老人,家里大事小事全是她一个人在操劳,看她都憔悴了很多,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她倒反过来安慰我,跟我说:“老公,你莫想多了,脱贫攻坚是大事,家里有我你放心!”当听到这些宽慰的话,我眼里含着愧疚的泪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潘佳本 游万里 整理)

    人物小传

    游龙,男,1982年8月出生,201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5年到石阡县五德镇铺洞村驻村,2016年3月到五德镇桃子园村驻村。2014年被评为石阡“5.25”“6.4”抗洪抢险救援先进个人,驻村期间荣获“贵州省优秀驻村第一书记”称号,2019年被评为铜仁市“优秀春晖使者”、石阡县敬业奉献道德模范。

[责任编辑: 王雪松]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92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