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北京来的“李书记”,和茶叶“睡在一起”

2020-12-26 10:03:37  来源: 新华网

  李本源从不喝茶、不懂茶,变成半个“茶专家”。

  新华社北京12月25日电(记者李惊亚)12月25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北京来的“李书记”,和茶叶“睡在一起”》的报道。

  这个岁末,34岁的贵州石阡县大坪村驻村干部李本源格外忙碌,天南海北到处跑。12月23日晚,他登陆李佳琦直播间,在这里推销村里的扶贫特产“紫孔雀”红茶,几分钟内,1.8万多盒茶叶被抢购一空。这已是今年以来大坪村“紫孔雀”的第7场带货直播活动。

  2020年7月20日,李本源(右二)正与茶农交流,了解夏茶茶青品质及采摘情况。大坪村村委会供图

  “这款茶带有花果香,回甘很醇厚,茶汤呈琥珀色……”刚到镜头前的李本源,有点紧张,但一谈到“紫孔雀”,眉宇间立刻充满感情,还调侃自己“和茶叶睡在一起”:从茶农种植,茶青下树,到茶厂加工、包装,每一个环节他都参与其中,最忙的时候,他甚至通宵达旦守在茶厂里,和炒茶师傅一起观察、炒制茶青。

  12月初,李本源还将“紫孔雀”带到了海南博鳌,参加在这里举行的2020年“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

  “紫孔雀”寓意着美好吉祥,与众不同。这个产自贵州铜仁市佛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的原生态好茶,在论坛上露面后一时风头无俩。“大会签到处设置了‘紫孔雀’的宣传台,会议中主持人专门推介,还作为‘伴手礼’送给与会企业家们。”李本源自豪地说。

  新华社援建石阡大坪村村委会及茶叶加工厂。

  时间拉回到一年零四个月前,在北京飞往贵阳的航班上,这个中央戏剧学院管理系毕业、没有任何农村生活经验的年轻人,心里还都是困惑:农村工作该怎么做?近500个日日夜夜,他一头扎进贵州大山的怀抱,开着自己来后购买的二手小轿车,奔走四万多公里,让曾经“零产业”的贫困村茶产业欣欣向荣。这个“和茶叶睡在一起的男人”,从群众口中的“小伙子”,变成了大家几天不见面就心心念念的“李书记”。

  今年7月1日,李本源被中共贵州省委授予“全省脱贫攻坚优秀村第一书记”荣誉称号。

  18个小时,他从北京的床上到了贵州大山里的桌上

  石阡县坪山仡佬族侗族乡大坪村位于贵州省东北部,属于省级深度贫困村。这里被群山环抱,地广人稀,过去不通水、不通电、不通路,村民自嘲是“被外界遗忘的地方”。虽距离乡镇仅30公里,群众赶场、娃娃读书却要步行六个小时。

  2016年,对口帮扶在石阡县启动。在当地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2017年,大坪村通了硬化路,村委会也终于告别租民房办公的日子,有了正式的办公场地。

  2019年,李本源被选派到大坪村任第一书记。

  去年8月21日早上6点,他起床赶飞机,中午落地贵阳,下午赶到石阡县委组织部报到,简单吃过晚饭后就往村里赶。

  “刚开始,路边还有不少村庄和灯火,但随着海拔逐渐升高,道路越来越窄,弯道越来越急,没有路灯,仅靠车灯照亮前面的路,感觉很荒凉。”李本源说。他从小在山东城市里长大,没有农村生活经验,对农村的感性认识基本停留在山东老家,“一比较,这边农村确实相对落后”。

  2020年4月24日,新华社驻贵州省石阡县大坪村第一书记李本源在大坪村茶园与茶农交流茶叶采摘相关情况。

  晚上快9点,李本源抵达大坪村村委会。这是一栋位于路边的浅蓝色三层小楼,楼前小广场矗立的国旗旗杆下,4名村干部在这里迎接他。见面寒暄认识,又坐下来听完村里的基本情况介绍,等要安顿住下的时候,大家傻眼了:因为没想到李本源第一天报到就直接来村里,村委会宿舍的床铺还没来得及收拾。

  临时收拾已来不及,新来的第一书记睡哪儿?村干部犹犹豫豫地说,村委会图书室里有一张长木桌。看着村干部尴尬的表情,李本源安慰道:“没事,能睡。”

  贵州大山的夜晚静悄悄,让人温暖又踏实。当睡意袭来的时候,山里的蚊虫也一同赶到,叮得人浑身上下是包。李本源打开灯,地上、桌子上竟然密密麻麻铺了一层黑色的小虫子。李本源说,回想起18个小时前,自己还在车水马龙的首都,还躺在自家温暖的大床上,那一刻,仿佛在做梦一样。

  带残疾人进城办证,村干部喊他“愣头青”

  大坪村地形呈“M”形,群众居住分散,山一程、水一程,应了民间俗语:对面叫得应,见面走一天。驻村第一个月,李本源坐着村主任的摩托车,在村里到处跑,逐一去13个村民组长家拜访,再去95户397名贫困户家里了解情况。

  大溪沟位于石阡、镇远、施秉三县交界,是大坪村人口最少、面积最大、贫困户最多的村民组,也是李本源包保的村民组。硬化不久的通组路仅够一车通过,一侧是大山,一侧是悬崖,有的崖下土壤已经松动,过往车辆要紧贴山体才能通行。“明显感觉这里的交通更偏远,环境更恶劣。”李本源说。

  在大溪沟组走访时,他发现,这里的残疾人比较多。原来,由于长期以来医疗条件差,群众大病小痛均依赖一种名叫“打灯火”的民间偏方,即土郎中用手指快速地把烧热的桐油按在患者身体穴位上,很多人因此耽误了正规治疗。

  此外,当地山林常有毒蛇出没,群众上山干农活,时不时有人被咬伤,落下身体残疾。

  李本源走访肖祥禄和向树新家。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惊亚 摄

  贫困户肖祥禄、向树新和刘光禄,一个听力障碍,一个智力残疾,一个聋哑,都是小时候发高烧耽误治疗所致。虽然残疾多年,但他们不了解政策,一直没有办理残疾证。

  “当时我也没多想,就想着办好了证,对他们有好处。”李本源说。他和村监委会主任左艳商量,第二天自己开车接三个残疾人去石阡县城,先做鉴定,再到县政务服务中心办证。

  鉴定下来,刘光禄被定为一级残疾,肖祥禄和向树新被定为三级残疾。“我和左艳都觉得,向树新的残疾情况是三个人中最严重的,所以我想第二天重新鉴定一次。”李本源说。当天,他请三个残疾人在县城饭店吃了顿“大餐”,请他们喝奶茶,还自掏腰包,在旅馆开了房间安顿他们住下。担心他们乱跑,李本源一直在旅馆楼下守到晚上十点多,看到房间灯灭了才离开。

  第二天,鉴定中心依然维持原鉴定结果。虽然没有达到李本源理想的效果,但是因为有了残疾证,今年刘光禄已领到840元残疾补贴,向树新和孩子评上了低保,全家每个月增加了350元收入。

  “新来的第一书记带着三个残疾人去县里办残疾证,喝了奶茶,还住了一晚。”消息传回大坪村,在村干部中引发不小的“轰动”。

  大坪村村主任袁大春说:“李书记刚从北京来,人生地不熟,我也不好意思当面指出,就经常委婉提醒他,把人带出去万一走丢就麻烦了。”

  左艳说,李本源刚来大坪村的时候,像个“愣头青”一样,刚开始群众还很怀疑:这个北京来的年轻人是不是来“镀金”的?有的人对李本源爱搭不理,喊他“小伙子”,慢慢地,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喜欢他,越来越多的群众称呼他“李书记”。

  有一次,李本源十多天没在村里,向树新一见左艳就口齿不清地问:“李书记呢?”

  “我告诉她,李书记出差了,过几天回来,她高兴地点点头。只要看见李书记,她就特别高兴。”左艳说。

  电视上的明星,竟在为大坪村“带货”

  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茶企都经历了史上最冷“寒冬”,但大坪村的茶叶品牌“紫孔雀”却逆流而上,频频亮相网络直播带货平台,线上线下销量300多万元。

  除了李佳琦,村里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今年9月份的薇娅直播带货,村里的加工厂提前做准备,工人们连续加班三天三夜包装,结果直播当天,两分钟网民就下了1.4万单,包装好的库存直接卖空了,快递单几个小时都没打完。

  “过去我们哪知道直播带货,那些明星我们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没想到他们有一天会代言我们大坪村的产品。”大坪村群众说。

  大坪村海拔800到1200米,土壤、气候、环境很适合优质茶生长。初到大坪村,李本源发现,这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种茶,全村1200多亩原生态茶园,散布在数十个山头上,但采摘成本大、收购困难,不少茶园疏于管理,荒草丛生。当时,为了帮助大坪村发展茶产业,李本源所在单位为大坪村援建了一座茶叶加工厂。

  “村里开会商量,有人提出要优先由本村人承包这个加工厂,自产自销,当时我并不认同这种想法。”李本源说。要让大坪村茶产业长远发展,必须引进有实力的龙头企业,统领全村茶叶的生产和销售。

  大坪村的产业基础薄弱,交通偏远,要引进龙头企业进驻并非易事。李本源花6万元买了辆二手小轿车,没事就往县城跑,任何洽谈合作的机会都不放过。他还苦苦钻研茶叶种植、管护、运营,从不喝茶、不懂茶变成了半个“茶专家”。

  “我的考虑是,企业入驻后,不光要缴纳租金,还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这些都需要一次次地与企业见面、谈判、沟通。”李本源说。那段时间,他经常为了这些事情彻夜失眠,“每天都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想着想着,外面天都亮了”。

  2019年底,经过招投标程序,大坪村成功引进贵州钾天下茶业有限公司运营村里的茶叶加工厂。公司每年缴纳5万元租金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同时设立紫孔雀大坪村助农公益金中心,企业每年茶叶销售额的3%用于大坪村公益事业及群众分红。

  工厂要正常运转,每天至少需要1000斤左右优质茶青,群众习惯了粗放式采摘,收来的茶青质量参差不齐。李本源召集企业、党员、村组干部,开了个茶叶全产业链培训会,当场承诺,在茶青采摘期间,只要质量达标,村里会不间断收购。

  大坪村历来只生产春茶,管护好茶园,才能有足够的优质夏秋茶茶青,增加茶农收入。李本源和村里商量,聘请几个种茶大户做茶园管理员,教群众如何管护。同时,邀请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专家来大坪村培训技术,科学管护茶园。

  如今,大坪村的茶产业“大变样”。往年只在三四月间采20多天春茶,今年实现了春夏秋三季收茶青,村民多了四五个月的收入。大坪村茶青产量从不足1万斤增加到4.6万斤,群众采茶收入达到80万元,加上分红等收益,全村220户、800多名村民人均增收近两千元。预计明年走上正轨之后,茶青产量将实现12万斤,群众的采茶收入将达到200万元。

  李本源说,发展茶产业不光鼓了群众的腰包,也壮大了村集体经济。今年,大土坡组的贫困户吴西胜去世,大坪村以村支两委名义从助农公益金中拿出2000元,帮助其家庭渡过难关。

  “我可以看到你心中那团‘火焰’”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却只看到烟。幸运的是,我不是你的过客,我可以看到你心中那团‘火焰’,我知道当你背起行囊独自奔赴‘山海’时虽有不舍,却更有决心,你是要做一件靠近你梦想的事,做一件此生难忘的事,做一件真正有情怀更有意义的事……”

  这封信是今年8月5日,李本源34岁生日当天,妻子赵奕焕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来大坪驻村,李本源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2019年7月,李本源接到单位电话:“现在有一个去贵州石阡驻村的机会,你考虑一下。”

  “当时,我的内心很激动,能有一段农村锻炼经历,一直是我的心愿,我的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老百姓淳朴的笑脸。”但激动过后,他又陷入犹豫:家里大宝刚满两岁,二宝尚未满月,妻子正脱产攻读中央戏剧学院博士学位,这个时候家里是离不开自己的。

  但当他把这个扶贫任务告诉家人后,得到了全家人一致支持,妻子更是选择休学一年在家抚养两个孩子。

  “我爱人成绩很优异,保送读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继续攻读博士。我来扶贫,把她的整个学业计划都打乱了。”在感动的同时,李本源也感到愧疚。但他内心没有遗憾,有的是一种道不尽的幸福。

  初到大坪村,送别上一任第一书记时,李本源和妻子视频通话,说不上原因,他突然流泪了。“当时我下定决心,不管千难万难,一定要把脱贫攻坚的任务完成好。”李本源说。

  自从丈夫去扶贫,赵奕焕最担心的是他的吃饭问题。每次李本源回家,在门口迎接的必定是一台体重秤,先过秤,不然不准进门,体重增加一斤有奖金。

  不过,这一年多李本源瘦了十多斤,至今未拿到妻子的奖金。

  在给李本源的信中,赵奕焕写道:“每当看到你发来的照片,皮肤又黑了点,头发又白了些,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许多,自己对周围的朋友开玩笑说:我老公终于用实际行动将自己从‘80后’变成了‘70后’。我的内心却很心疼。

  “可每当听到你们的工作又有了新进展,老百姓又多了一份收入的时候;听到你电话那头激情昂扬地讲着激动人心的故事,听到你发自内心的笑声的时候……我又为这一切感到值得,为你感到值得。”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建功时”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累计选派50多万名干部担任第一书记,派出300多万名干部驻村帮扶。目前,在岗第一书记20多万名、驻村帮扶干部近90万名。在这些干部中,不少是“80后”“90后”年轻人,李本源是他们的缩影。

  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千千万万像李本源这样的“战士”,在新的时代考验中奉献着青春。

  “李书记如果能留在这里再多干几年,大坪村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变化。”这是记者在大坪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

  烂田组12户村民的130亩茶园、果园位于打杵河对岸,由于缺乏桥梁,每年春夏时,河水涨到两米多深,村民无法到河对岸耕种土地,严重影响了农业生产效率。多年来,村民们有个共同心愿,就是在河面上修建一座坚固而宽阔的人行桥。

  李本源得知后,每次经过这里都要停下来拍照片,记录河水在不同时间的状态,和村干部探讨把桥架在哪里最合适。准备成熟后,他协调企业资金13万元,最终建成一座长26米、宽1.8米的人行桥。

  2019年11月15日,新华社驻石阡县大坪村第一书记李本源走访慰问大坪村贫困户,了解其家庭成员务工及家庭经济收支情况。

  “李书记把我们十多年的心愿实现了。”烂田组村民方门禄说。他家在河对岸有八九亩茶园,过去看着茶青长在树上没法采,现在这些都能变成钱了。他准备在对岸养几头猪,种点菜,一年至少能增加5000元收入。

  “我们这里太穷苦了,外来的媳妇都留不住,我没想到,这个北京来的帅小伙不但待住了,还脚踏实地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大坪村村支书胡登碧说。她连用了几个“没想到”:没想到他能坚持下来,没想到他能给大坪村带来这么多财富,没想到他能够和村干部融合在一起还非常融洽,没想到他这么能吃苦,没想到他能适应大山里的生活……

  桩桩件件,胡登碧都记在心里,清清楚楚:疫情期间,李本源及时协调防疫物资捐给村里调配使用,联系爱心企业捐助了价值4万元的36台平板电脑,供学生上网课用;协调资金,为村里建起基层党建融媒体学习站,还为大坪村建设一座“飞地”生猪代养场……

  一年多时间,李本源白天跑资金、跑项目,晚上进村入户调研、开群众会,经常工作到凌晨。古诗有云:“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李本源说,他把这句诗改成了“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建功时”,用以勉励自己。

  “李书记对我们工作要求高,有时候催得急了,我也冒火怼他。”左艳说,“但是回头想想,人家从北京来,都这么拼命干,我们本村人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

  记者离开时,已是深夜,李本源和村干部们围着火炉,商量如何发放今冬明春的生活救助粮。他说,剩下的驻村8个多月时间里,还要把养猪场建成并投产,将茶叶加工厂做强,辐射周边更多群众受益,让未安装路灯的7个村民组安装上路灯……

  “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一定要干些有意义的事。”李本源说。扶贫之路任重道远,却也将成为自己成长路上最难忘的“风景”。在这道风景里,有绿水有青山,有自己和伙伴们踏实坚毅的身影,有乡亲们收获的喜悦和幸福的笑容。

[责任编辑: 栾小琳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07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