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半月谈丨改厕易,污水处理难?农村改厕污水处理存隐忧

2021-11-15 18:42:29  来源: 新华网

改厕易,污水处理难?农村改厕污水处理存隐忧

半月谈记者 许晋豫/陈一帆/向定杰/杨静

  经过多年改厕,一些农村仍存在化粪池污水缺乏专人收集处理,村级污水处理站运行不畅等问题,不仅影响“厕所革命”实效,还造成“二次污染”。

  改厕污水处理不当造成“二次污染”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当前一些农村地区,或是没有能力建设污水收集管网和处理设施,或是污水处理设施建了用不了、用不好,导致改厕污水处理成难题。

  根据污水处理方式,农村改厕分为分散式和集中式。分散式改厕,化粪池的污水主要由群众自行处理。半月谈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一些农户或因不会处理、无处处理、处理麻烦等原因,将化粪池污水直接排入农村沟渠、农田,或因“气味扰民”而弃用厕所。

  西北某地农民大宏家在2018年底完成改厕,但厕所只用了半年就弃用了。他说,新厕化粪池不到半年就满了,臭气熏天,村里没有收集处理设施,只能把化粪池挖出来,把污水排到农田,改用旱厕。

  基层干部反映,农村改厕修建的化粪池容积较小,过一段时间就得清掏,增加了群众处置污水成本。而且,清理化粪池频次过高,易发生渗漏和混排,影响粪污无害化处理结果。

  一些村庄集中处理污水,虽建了小型污水处理站,但也造成“二次污染”。半月谈记者在西部某村屯看到,该村小型污水处理站大门紧闭,门口杂草丛生,内部环境脏乱,电闸上的按钮没有亮灯,污水处理站排出的水富营养化明显。

  后续管护不力、技术不成熟是主因

  西北某山区县改厕以分散式为主,县里2年前为乡镇配套了吸粪车,但停放在村部的吸粪车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西部某省农业农村厅干部表示,农村改厕后续运维资金主要靠基层负担,污水处理设备运行3至5年就要维修,维修成本高,导致部分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处于非正常运行或停止运行的状态。

  基层筹集改厕管护资金也是一大难题。云南省某县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说,当地财政收入还算可以,但农村改厕点多面广,后续还需要乡村配套资金,对于村集体经济较弱的村而言,存在不小困难。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集中式改厕依靠地下管网集中处理污水,问题相对较少;分散式改厕主要靠生物菌、三格化粪池自然降解等方式处理污水,部分技术尚不成熟,且后续管护比较复杂。即使解决了污水的收储问题,因为反臭,分散式改厕的体验并不理想。

  有基层干部坦言,受经济、技术等条件的制约,村镇污水处理难以采用较为成熟的城市污水处理工艺,而现有的生态型工艺仍处于探索起步阶段,处理污水效果不够理想。

村民在查看处理后的生活污水水样。

  多措并举,治好农村厕所污水

  农村改厕是一项长期性的工作,资金需求量大,各级财政应加大投入。基层干部认为,对一些村庄集中、建设规模较大的污水处理设施,可动员和支持企业、社会资本参与项目建设,发动群众投资、投工、投劳,并通过整合农村改厕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资金等方式筹措资金。

  专家表示,为加大农村改厕后续管护力度,可以成立、引入专业化的环保公司,统一开展农村改厕工程建设、维护与管理;或由乡镇成立农村改厕污水处理专业队伍,保障清洁人员的工资待遇,建立“发现、上报、解决”的机制。

  变废为宝、资源化利用是农村改厕污水处理的主要方向。基层干部建议,农村改厕污水处理项目最好采用成熟可靠、稳定性好的处理工艺,兼顾低能耗、易操作的原则。对于居民相对分散的村庄,改厕污水处理思路应向“就地处理、就地利用”转变。

  (刊于《半月谈》2021年第20期)

[责任编辑: 邓娴 刘昌馀]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066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