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乘风破浪“材”有时——贵州深度布局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观察

2022-02-02 09:42:12  来源: 贵州日报

乘风破浪“材”有时

——贵州深度布局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观察

  2021年12月24日,宁德时代贵州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在贵安新区省主会场举行。

  宁德时代是全球领先的新能源创新科技公司,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致力于为全球新能源应用提供一流解决方案和服务。据全球新兴能源市场权威机构统计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使用量连续四年排名全球第一,已拥有全球最广泛的整车厂合作伙伴。

  贵州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宁德时代全球十大电池生产制造基地之一。而宁德时代,也成为贵州布局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的重要一环。

  新国发2号文件明确提出:支持贵州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新能源动力电池及材料研发生产基地建设,有序发展轻量化材料、电机电控、充换电设备等新能源汽车配套产业……贵州将如何深度布局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

  得天时——满怀信心抢占风口

  近年来,碳达峰碳中和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在“双碳”战略背景下,全球主要汽车厂商纷纷宣布新能源汽车发展计划,逐步推动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汽车。

  国内,新能源汽车发展势头同样迅猛。

  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德国汽车工业协会联合编著的《中德电动汽车合作发展报告》显示,自2015年起,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连续五年居全球首位,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能之一。

  2018年10月,特斯拉来到中国。2019年11月,特斯拉上海工厂建成,这是特斯拉设立的第一座海外超级工厂。

  特斯拉带来显著的鲢鱼效应,搅动一池春水。国内,比亚迪、蔚来、理想、小鹏等一众新能源汽车品牌风生水起。

  2020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力明显增强,动力电池、驱动电机、车用操作系统等关键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安全水平全面提升。力争经过15年的持续努力,我国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质量品牌具备较强国际竞争力。

  受市场需求旺盛和政策利好影响,国内新能源汽车、储能等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直接拉动上游电池及材料产业实现爆发式增长。

  今年1月3日,比亚迪发布汽车销量数据,2021年乘用车全系销售730093辆,全年同比增长75.4%,其中新能源乘用车销售593745辆,同比增长231.6%。

  电池,被称为新能源汽车的“心脏”。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1年以来全球新能源汽车厂商普遍遭遇“电池荒”。据预测,到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缺口约18%,到2025年,这一缺口将扩大到约40%。

  需求就是机遇,缺口就是风口。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正处在行业风口,成为一种普遍共识。

  机遇稍纵即逝,发展时不我待。

  占地利——禀赋优越基础雄厚

  “谁掌握了材料,谁就掌握了未来。”

  2021年9月7日,贵州省党政代表团到松山湖材料实验室考察。中国科学院院士、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理事长、北京大学原校长王恩哥认为,贵州的材料资源十分丰富,发展优势明显。

  一个月之后,王恩哥院士应邀到贵州讲学,并就基础材料及新能源电池产业领域展开合作交流。他进一步表示,贵州是材料大省,有望打造材料强省,且贵州新能源、电池、发动机等已经形成了新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

  正如王恩哥院士所说,发展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贵州占有得天独厚的地利优势。

  资源禀赋优越。贵州煤、锰、磷资源储量分别为766.14亿吨、8.35亿吨、46.4亿吨,分别位居全国第五、第一、第三位;湿法净化磷酸产能达到100万吨/年(省内40万吨/年),规模位居全球第一位;无水氟化氢提取能力达到13万吨/年(省内6万吨/年),规模位居全国第一位;萤石资源储量326.45万吨;六盘水锂资源勘探取得积极进展,探获氧化锂资源量约25.1万吨,预测13.56平方公里范围内氧化锂资源量超50万吨。

  上游产业基础雄厚。经过多年的发展,贵州锂电池材料上游原辅料产业已形成一定规模,部分原辅料在全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三元正极材料和锰酸锂电池材料上游产业方面,省内已形成高纯硫酸锰产能15.7万吨,位居全国第一;三元前驱体产能6.8万吨,位居全国前列;四氧化三锰产能2万吨,电解二氧化锰产能5.65万吨。磷系正极材料方面,贵州磷化工产业规模位居全国前列,磷酸产能达370万吨,磷酸一铵产能182万吨,七水合硫酸亚铁等磷酸铁锂主要原材料已布局建设。电解液方面,贵州磷化集团无水氟化氢提取能力达到9万吨/年,位居全国第一,为引进建设六氟磷酸锂等电解液原料奠定了基础。此外,贵州煤焦化产业已具备一定规模,针状焦、煤沥青等副产品为发展人造石墨等负极材料创造了条件。

  龙头企业培育显现。贵州红星锰业、汇成新材料等企业生产的高纯硫酸锰已占据全国80%以上市场份额;中伟新材料三元前驱体产品已占据全国市场25%以上,是目前全球最大高端前驱体供应商之一;格瑞特新材料生产的电池负极用石墨市场份额全国占比10%;汇成新材料四氧化三锰产品已占全国50%的市场份额,是《电池用硫酸锰》行业标准的牵头起草单位。

  2021年以来,省委、省政府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贵州重要讲话精神,以高质量发展统揽全局,围绕“四新”主攻“四化”,将新能源电池及材料产业作为推进新型工业化,壮大新兴产业、培育新增长点的一个主攻方向。

  去年7月,贵州省新型工业化工作领导小组印发《关于推进锂电池材料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围绕推进锂电池材料产业高质量发展,提出3个方面11项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

  聚人和——集群发展前景广阔

  产业乘风而起,布局落子更考量战略眼光。

  贵州围绕新能源产业补链、延链、强链,大力发展上下游产业配套。以电池为中心,向上延伸到电池材料相关的基础材料和现代化工产业;向下延伸到新能源汽车、先进装备制造等产业,并与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深度融合。

  2021年12月24日,在省主会场开工的宁德时代贵州新能源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制造基地项目,规划年产能60GWh,一期设计年产能30GWh。

  除贵安新区主会场外,宁德时代通过控股子公司时代思康投资的LIFSI项目,以及与贵州磷化集团合作的六氟磷酸锂、磷酸铁等项目,同步在开阳县、息烽县、福泉市等地开工。

  大项目刚开工,新项目又签约。同日下午,贵州省政府与宁德时代签约,双方将在新能源汽车换电网络设施建设、促进新能源汽车换电能力提升、推动新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方面深入合作,共同构建贵州新能源市场和产业双高地。

  宁德时代称,将以贵阳为重要基地,与各方共同构建从上游磷矿开采、磷氟化工电池材料生产,到锂电池制造,并延伸到下游应用,直至电池回收的绿色低碳甚至零碳的全产业链体系,为贵州绿色产业链不断建链、补链、强链、延链,助力贵州建设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体系。

  这,也正是贵州的思路。“十四五”时期,贵州规划重点打造贵阳贵安新能源汽车产业集聚区,以整车制造为牵引,布局研发创新平台,提升关键零部件配套能力,加速氢燃料电池汽车、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

  以宁德时代为代表,贵州已汇聚了一大批新能源领域龙头企业和大项目。

  2021年12月24日,紧接着宁德时代项目在贵安新区开工的还有中科电气1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项目。该项目计划总投资25亿元,预计年产值不低于35亿元。

  距离宁德时代贵安项目15分钟车程,是奇瑞(贵州)产业基地。2021年9月,贵阳贵安与奇瑞集团签约组建合资公司,共同生产新能源汽车。

  相比之下,比亚迪布局贵州则更早。2019年1月,比亚迪在贵州成立贵阳弗迪电池有限公司,打造比亚迪智能制造产业园。目前项目已建成投产,岁末年初正开足马力生产。

  刀片电池,是这里的明星产品。相比常规电池,刀片电池的成本降低了30%,空间利用率提升了50%,具有安全性高、功率大、续航强、寿命长等特性。据称,这些刀片电池主要供应比亚迪汽车,项目达产后将会形成百亿产能规模。

  群英荟萃,风云汇聚。

  有分析人士认为,新能源电池及材料是贵州最具发展潜力的产业之一,完全有希望培育出5000亿、甚至万亿级别的产业集群。

  而贵州作为国家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数字经济增速已经连续6年位居全国第一。2021年,又获批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贵州)枢纽节点,贵阳大数据科创城启动建设,华为云全球总部落户贵安新区。未来,“大数据+新能源”必将开辟出更加壮阔的产业“蓝海”。(记者 陈毓钊)

  

[责任编辑: 邓娴 谢素香]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322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