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10年,500多万元,1000多个孩子——一位山区“草根”的“凡人善举”

2022-04-12 11:31:3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10年,500多万元,1000多个孩子——一位山区“草根”的“凡人善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惊亚、刘智强

  他叫苟家坪,贵州遵义市播州区人,今年43岁,是大山里再普通不过的“草根”。

  这10年里,他做过村小校长,看着破旧不堪的校舍和买不起新衣服的孩子们,为他们“变”出新衣、新鞋、体育器材、新书、电脑;

  他是乡镇的股级干部,自己垫钱收花生、卖花生,四处奔走为贫困村修桥、修路,只愿群众增加一点收入……

  他的光和热感染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草根”们,引来500多万元爱心资金和物资,帮助了1000多名贫困孩子,其中120多名孩子考上了大学。

在爱心人士帮助下,金山小学的孩子们穿上了新鞋。(受访者供图)

  公益助学想法的萌芽

  “两山夹一沟,穷得起灰灰;出门爬坡坡,进屋吃苕堆。”这句充满苦涩的顺口溜,曾是遵义市播州区石板镇金山村村民的真实生活写照。

  2012年,苟家坪开始了自己的支教生涯。先从石板镇一所完小去往偏远的八合小学,支教一年后原本可以回乡镇,这时组织上找他谈话,说最偏远的金山小学没有老师愿意去,校长也辞职了,组织上决定派他接任金山小学校长,“你是党员,一定要承担起来”。这句话打动了苟家坪。

金山小学。(受访者供图)

  金山小学的状况甚是让人心酸:门窗几乎都是坏的,一张课桌四个学生挤着用,椅子是沾满污垢的长条“杀猪凳”。孩子们穿得破破烂烂,初冬时节,脚上都是凉鞋、草鞋。

  “全校75名学生,97%是留守儿童。”苟家坪的心里打过退堂鼓,但面对这样一群无助的孩子,他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金山村严重缺水,苟家坪带领老师们到一公里外的山坡上挑水给孩子们喝;遇到极端天气,他带领老师们扛着锄头挖路,背着孩子们上学放学;大雪天去深山里家访,从山坡下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像个雪球一样……

苟家坪背学生放学。(受访者供图)

  “以前我对公益没什么概念,但这里孩子读书的艰辛不易,勾起了我做公益助学的想法。”苟家坪说。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看到贵阳一家助学协会有一批旧衣服,于是和他们电话联系,看能否捐赠给金山小学。10月下大雨的一天,协会负责人开着辆皮卡车,深一脚浅一脚来走访。“确实太苦了!”这名负责人说。不到一周,他们就拉了2000多件旧衣服到金山小学。当时苟家坪把衣服放在教室里,召集全村老百姓来挑,大家兴高采烈,最后一件不剩。

  “我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人家就冒着大雨来回几百公里帮助我们。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是我给金山村老百姓办的第一件事,坚定了我公益助学的信心。”苟家坪说。

苟家坪在助学路上。(受访者供图)

  “哭诉”来的营养午餐

  2015年,播州区的中小学已经全面铺开国家的营养午餐,金山村也通了柏油路,但金山小学因为不通自来水,电压不够,成为营养午餐的“死角”。大多数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家,爷爷奶奶天没亮就上山干活去了,很少顾及孩子早餐,又没有午餐,孩子们要饿着肚子撑一天,苟家坪十分心疼。

  六年级留守儿童周德红,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得了胃病被送进了医院。看到孩子遭罪,苟家坪忍不住了,跑到区教育局去“哭诉”:“为什么别的学校都吃上了营养餐,金山小学却没有?你们再不解决,这个校长我不当了。”

  那年夏天,为了筹建食堂,苟家坪在金山小学度过了整个暑假,监督工程进度,并把设备购齐。

  村民王会记得,9月1日学校开学,中午食堂整了四个菜,放了不少肉,孩子们端着大碗排着队,每人盛了满满一碗白米饭,吃得香极了。“几十个家长自发来学校,就是为了中午看娃儿吃饭,大家都高兴坏了。”王会说。

金山村村民为苟家坪(左一)送来锦旗。(受访者供图)

  给孩子希望

  广州一家爱心机构和苟家坪联系,表示愿意一对一认帮金山村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每季度送达助学金。后来资助的学生越来越多,达到56人,苟家坪的心理压力渐渐增大:“倘若有一天,这些孩子被停止了资助怎么办?刚给了希望,一旦破灭会给孩子造成多大的影响?”

苟家坪(中)在走访贫困学生。(受访者供图)

  2015年8月,苟家坪在区教育局、民政局的帮助下,发起了播州区草根助学会,2016年注册成为社会团体,由他担任会长。他希望通过助学会采集困境儿童的信息,与外界的爱心资源联络对接,让更多的困难儿童得到实实在在的帮助。

  按播州区草根助学会的资助标准,小学每年1200元、初中每年2400元、高中每年3600元、大学每年4000元,由志愿者亲自送到学生或家长手中。

草根助学会志愿者在走访。(受访者供图)

  “种的花生一定要卖给我”

  苟家坪的妻子是环卫工人,月工资1400元,女儿在上学,一家人正是需要钱的时候。2017年9月,苟家坪却选择离开金山小学,转岗到石板镇政府工作,工资从5300多元下调至4250元。“我没有后悔过,平台大了,我可以接触到更多资源,这有助于我继续做公益。”

  2018年金山小学撤点并校,有8个孩子要去邻村上学,来回车费成为家庭的一笔负担。苟家坪筹集到9600元交通补助发给孩子们,鼓励他们一定要好好读书。10年来,金山村已走出80多名大学生。

  金山村的土壤条件不好,搞产业难度比较大,只有花生产业老年人就能做,种下去就见效。在缺少青壮年劳力的金山村,家家户户种花生,但村民们很少拉出去卖,因为零散种植没有形成规模,卖的钱还不够来回路费。

草根助学会组织的关爱农村老年人活动。(受访者供图)

  从2019年开始,连续三年,苟家坪以每斤生花生5元、干花生10元这一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在蜿蜒的通组入户路中挨家收花生,然后送货上门原价卖给各个单位和身边的朋友。每次去村里,他都要揣上两三千元,五斤五斤地称好后,付现钱给群众。

  苟家坪把自己的电话留给村民,叮嘱他们:“种的花生一定要卖给我,如果实在卖不出去,我们石板镇200多名干部来兜底。”3年来,苟家坪为金山村群众卖了5万斤花生。

草根助学会的资助发放仪式。(受访者供图)

  “只要努力,就会有人帮助你”

  10年来,参与草根助学活动的志愿者利用休息时间,采集困境学生资料、寻求资助人资助、发放助学金、向资助人反馈发放信息……他们的收入不高,帮扶过程中的所有油钱、饭钱等开销,大家都是AA制,绝不用资助人一分钱。

  10年来,播州区草根助学会与贫困学生结对帮扶的各界爱心人士有200余人,一对一认帮贫困学生1000余名,发放助学金350万余元,帮扶物资200万余元,助力120余名贫困学子顺利进入大学。

草根助学会获得的奖牌、锦旗和证书。(受访者供图)

  “我们发放的助学金不算多,更多的是在精神上去关爱这些孩子,让他们知道:只要努力,就会有人帮助你。”苟家坪说。

  一名受资助的孩子写信给他:“你们为我的四季抛下了希望的种子,等到这粒小小的种子破土而出时,它一定会成为更高更密的参天大树,到时候,让这棵大树为你们遮阴,当然啦,它也会撒下更多的种子,把这份情不断地传递下去。”

[责任编辑: 吴雨 王雪松]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552304